威 海 卫 文 学 杂 志 社

威海卫文学2010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麻刀场和母亲

字体:


  日头像老猫一样懒。

  麻刀场是干嘛的?我来告诉你。

  以前盖房子图结实,盖屋垒墙的石灰里要掺一些剁碎了的麻绳头,麻刀场的工人就剁收破烂收来的麻绳头;钢管、铁管子抹上铅油后,在接缝口要缠绕些麻纰,防止管内东西的泄露,麻刀场的工人就用手指甲把在水里浸泡好的麻绳松开,然后再撕成一条一缕的,最后再晒干晒透蓬松起来就成了。

  这个活不需要文化,不需要技术,傻瓜也能干。但是干这个活一不能怕脏二不能怕累。是真正能吃苦的人干的。

  我的母亲就在麻刀场干过。母亲不怕吃苦。吃苦怕什么?没饭吃比吃苦可怕多了。脏怕什么?再脏也脏不过起猪圈晒人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威海卫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