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 海 卫 文 学 杂 志 社

威海卫文学2013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我和爷爷摘香椿

字体:


  先前,在老家院子里的东南墙角处,有一株老香椿树,是打我记事起就有了的。它有着苍黑的树皮、翠绿的叶子,树干上忙忙碌碌的蚂蚁、排成队上上下下,这让我常常仰着头,一看就是老半天,惹得娘说我是发“癔症”了。

  香椿树每年都在初春时先冒出嫩绿的叶芽,然后慢慢长大,直至变成油黑绿的大叶,香椿芽应该是吃嫩不吃老的,刚发出的嫩叶芽,有一种扑鼻的清香,吃在嘴里心里都清凉凉的;及长成老叶子时,不光嚼不动,那香味,还火燎燎的很冲,熏鼻子,所以,人们就喜吃嫩香椿芽,而老香椿叶子,就用盐腌上,等到冬天当青菜吃,于是我家就年年吃上香椿。

  以前初春时节,爷爷常常让我上树去摘香椿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威海卫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