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 海 卫 文 学 杂 志 社

威海卫文学2014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广福杀狗

字体:


  一

  陈广福在石榴树下霍霍地磨着那把刀,青黑的水迹子顺着他的手指淌,他摸了一把雪亮的刀刃,手指就像被黏住了一样,他扭头看一眼拴在门口的虎子。虎子迎着他的目光,直直地,哀哀地看着他。虎子是一条黄狗,东柳寨的人都说,广福在哪里,虎子就在哪里。当然反过来说也一样,事实确实如此,就连广福娶媳妇的时候,虎子也没离开过他半步,新娘子夜里起来撒尿,一脚踩在趴在床沿下的虎子棕黄柔软的皮毛上,惊了一吓,高声尖叫起来,以至于听墙根的人都笑骂广福这个杀坯把新娘子整得不轻。时间长了广福媳妇石榴也就习惯了虎子,用广福的话说,他爹死的时候,虎子和他一块守灵,他不在家它帮他娘开门,叼猪食盆子,赶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威海卫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