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 海 卫 文 学 杂 志 社

威海卫文学2014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寒葱河

字体:


  1

  寒葱河像个弃妇,被孤零零地遗落在东北边境线上。

  六十年前,我爹还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。他和我拉古叔,从山东和吉林两个地方奔向这里,和我爹一起奔向这里的,还有一大批闯关东的山东汉子,他们从那个一眼望去没有障碍,眼神儿几乎能平铺十庄八县光秃秃的地方进了这片东北原始森林。

  森林里琳琅满目的大树把我爹的眼睛砸晕了。他惊羡的眼神随着笔直的树干直冲云霄。

  他们在红松树下拾起饱满的松塔,取一颗松籽儿在叶隙间的阳光里端详着。他们垂涎的目光似乎要穿透饱满的松籽儿,然后抛向空中,画个弧,掉进嘴里。嘎嘣一声儿,一颗饱满的果仁儿就落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威海卫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