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 海 卫 文 学 杂 志 社

威海卫文学2014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我的村庄

字体:


  我死了。我的村庄也死了。这个结果出乎意料,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。但这结果却不可逆转,来得迅雷不及掩耳。

  多年前,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村前有一条大河,据说这条大河是长江的一条支流,村里人叫南河。南河十几米宽,清得像一面镜子,水下即使游着一只小米虾子也会看得清清楚楚,连虾子深色的肠胃线也纤丝毕现。一到夏天,村里的孩子天天泡在河水里,捂鱼、抓虾、翻喇咕(一种类似小龙虾的甲壳类生物)、打水仗,腾起的浪花雪一样散开,一河笑声也如浪花一样腾起散开,在山谷里回荡,在阳光里纷纷扬扬,闪着雪一样洁白的光芒。

  南河绕山而行,河与山之间隔着一片甸子地,现在的人们叫湿地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威海卫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