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 海 卫 文 学 杂 志 社

威海卫文学2014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摇呀摇,摇到外婆桥

字体:


  “摇呀摇,摇到外婆桥。外婆夸我好宝宝,糖一包、果一包,还有饼儿还有糕。”我揽着宝宝给他念着儿歌。

  一连很多天,每晚都能梦到自己坐在姥姥家的土炕上,姥姥顶着花白的头发,跟我说着时事流年。

  我知道,我是想姥姥了。

  (一)

  小时候,最最盼望最最奢侈的事情就是去姥姥家了。那时候姥姥的头发还没有变白,我们俩坐在炕上,我用小手给姥姥拔白头发,黑的白的拔一堆,驳杂地混在一起,老妈说我瞎拔。姥姥只是笑着用大手摸着我的头。

  姥姥的牙没剩几颗,她晒的地瓜干却那么那么硬。在我只能跟吃冰糕一样舔着吃地瓜干的时候,姥姥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威海卫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